石景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鬼宅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石景山信息港

导读

“哦呜——”  “哦呜——”  连续的两声怪叫,像孩子噩梦中的哭叫;又像是野猫起性时的哀嚎。  这栋楼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人们继而又听见了几声

“哦呜——”  “哦呜——”  连续的两声怪叫,像孩子噩梦中的哭叫;又像是野猫起性时的哀嚎。  这栋楼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人们继而又听见了几声“哗啦”“哗啦”的水声,声音好像从很空旷的洞穴传来。  一切似乎静止了,打麻将的和打扑克牌的,都停止了先前的吵闹,女人们感觉背上凉飕飕的,仿佛汗毛都根根竖立起来了;男人们则张大着嘴在疑惑:老大,真的有鬼啊?  这个被称作为老大的人,是这栋小楼的主人,叫亓明远,四十多岁,是一家外贸企业的销售部经理。去年他和他的下属业绩完成得非常好,他答应带领大家去旅游。可是征询大家意见的时候,大家七嘴八舌无法统一起来。周边的省市都去过了,远一点的地方,假期又不够。元旦假日,加上双休日,一共就三天。亓经理问大家,想不想去他的近郊老家,他的那栋小楼已经完全竣工了一年多了,可容得下部门里拖家带口的十几个人居住。结了婚的人可以带上家属孩子,喜欢钓鱼的还可以在房前的小河里钓钓鱼……他还没说完,大家纷纷表示赞成。  不过,他说,老宅上晚上有奇怪的响声,想探险的,还可以协助他一起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大家以为明远故意在卖关子,哪有什么奇怪的响声啊,充其量是吓吓那些胆小的女同事罢了。  元旦那天上午,轰轰烈烈地开来三辆车子,两辆轿车和一辆14坐依维柯面包车,大家七手八脚地从车上带下很多吃的用的。几个女同胞一下车就直接去了厨房,他们一个个兴奋得直捶明远的胸膛:老大,你行啊,一栋这么漂亮的别墅!  半夜过后,一部分女眷休息去了。楼下的大厅里依旧是灯火辉煌,麻将和斗地主正如火如荼。明远让王哲在底楼,何晓斌去二楼,明远自己在三楼。大概过了一点多,那带有空旷的“哗啦”“哗啦”声出现了,连续地四五下,接着,恐怖的“哦呜——”“哦呜——”声响彻了整栋小楼,桌前玩耍的人都惊呆了:老大,原来真有鬼叫啊!  发现这栋有鬼,是在几个月前的国庆节假期期间。小楼断断续续地造了一年,好不容易家具等一一添置齐全了,亓明远请了一大家子的人来庆贺,舅爷一家小舅子一家,妹妹一家,双方父母,大家开心啊,把这里当作一个度假的好地方。  小孩子们楼上楼下地奔跑着,很晚了大家都不睡觉。大人们在打麻将,孩子们在玩电脑,打游戏。老人们在各自的房间里,早早地上了床。  这一栋小楼灯火通明,好一番热闹。  当晚午夜过后,打麻将的歇下了,孩子们也进入了梦乡。老人们大概是换了地方的缘故,都醒着。小楼的周围安静极了,只有小虫在欢唱。老人们住惯了喧闹的市区,一下子太安静了,反而倒睡不着了。或许也是太兴奋了的缘故,他们反复说着,这栋楼假如在市区的话,就值个千把万呢。这么多的房间,即使是再多住几家也是没问题的。  现在底楼的东面的间房子,睡着明远的父母,西间住着妍妍的父母,中间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厅,足有七八十平方米;二楼有五个房间,其中有三个是带卫生间的套房;三楼也有两个房间,一个大书房,一个活动间,现在几个孩子全睡在三楼。  这时,有一个声音从房子的某个角落传出,“哗啦”“哗啦”两下,像是水声,但觉得声音有些空旷的。接着,又有“哦呜——”“哦呜——”的声音,如有人在哭泣,又像是夜猫叫春。过后,又是“哗啦”“哗啦”的,连续了好几下。老人们全醒着呢,听得清清楚楚。二楼的妍妍有点害怕了,紧紧地依偎在明远的怀里,显然明远也被惊醒了。那声音实在是有点可怕的。他要起身看个究竟。妍妍让他别去,她说她一个人睡害怕。明远说怕什么,左右隔壁就睡着她哥哥和弟弟两家子,再说他看看就回来。妍妍看着明远走出房间,心里异常惊恐的。她想起了,前一段时间,听从妈妈去庙里求了签,签上写着:沉睡百年梦不醒,一朝动土惊孤魂。她请人解签,那和尚说,他们家惊动了孤魂。问他们有没有动过祖坟什么的。妍妍回来跟明远说了,明远说这是迷信,再说他们也没动过祖坟什么的,每年的清明冬至,都是合家老小前去扫墓的。妍妍把这事忘了,没告诉婆婆和母亲。  明远开了过道里的灯,先看看公用的卫生间,很正常的,他来到三楼,孩子们都呼呼地进入梦乡呢。他下了楼来,底楼的卫生间也是没有一点动静。这时明远的爸爸听见儿子下楼,也起身了,他们俩一起查看了厨房,都没有异常,明远对爸爸说去睡吧,肯定是外面的野猫呢。在明远起身查看的时候,那声音倒是一次也没响过,他回到床上后,声音也再没出现过。莫非是真的老宅上的孤魂被惊扰了,在他们入住的当夜,来警告他们一下?  早上六点多,老人们陆续起床了,两亲家母谈论着半夜的响声,妍妍妈妈说,她要去附近镇上买些冥币回来,本来么,这入住新家,就该焚焚香烧烧纸什么的,感谢一下祖宗,驱驱邪总是要的。他们知道明远不信这一套,他大小还是一个外贸公司的销售经理呢。于是两亲家母决定一同前往。  等她们乘三轮摩托车回来的时候,孩子们还没起来。两个亲家公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明远下楼来时,还不知道两位母亲已经焚了纸钱点了香烛祭拜好了。  妍妍悄悄地和两位母亲说了半夜的声音,还说了她上次求签的事。两位老人恍然大悟,哦,对了呀。还好她们已经补救了呢。这种事你还真的不可不信!  当晚他们依旧是打麻将的打麻将,唱歌的唱歌,玩游戏的玩游戏。小的孩子楼上楼下跑个不停。明远妹妹清远的孩子威威小,只有小学二年级,小胖子整天头发湿漉漉的,浑身是汗。吃罢晚饭,他一会儿看看妈妈和舅妈唱卡拉OK,一会儿又去哥哥姐姐那里捣蛋,他们比他大很多,都不愿意和他玩游戏。  夜还未深,小胖子率先睡着了,两个大的孩子依旧打着游戏。大人们不结束麻将,他们是不主动收手的。妍妍和清远唱歌停了,看一会儿麻将,要大家休息,停手。明远让她先去睡,妍妍不肯,她说她害怕。无奈大家再打四副牌结束,上床时妍妍问明远,不知道今晚会不会再出现那怪声,明远说不知道。  他们刚刚睡下,还没睡熟,就听见明远的儿子小迪在敲西间清远的房门:  “姑姑,姑姑,威威肚子疼。”  明远和妍妍也都起来了,到楼上看威威,妍妍是护士,说威威是急性阑尾炎,得赶紧送医院动手术。明远开车送他们三人去了镇上的医院,因为去市区怕是来不及了。妍妍害怕,把母亲叫上来陪她,这一家子刚刚折腾完躺下,那怪声又出现了:“哗啦”“哗啦”,带有空旷的回声,继而又是“哦呜——”“哦呜——”地好几下,这时楼上的孩子们全听见了,他们纷纷下楼来,挤到了大人的床上,那声音实在是太恐怖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明,明远回来了,说威威已经手术了,没事的,小手术,三四天就能出院。妍妍和明远说了那夜间的声音,说什么今天回市区去。岳母说,和他妈妈商量过了,要明远去附近的庙里请和尚来家里念经,要为那孤魂超度,这事一定要做的,今天威威开刀了,明天还不知道谁要倒霉了呢,还有这栋房子不能就这么废了!  明远想反对的,但也无奈,老人们坚持要做,就做吧。再说他也实在解释不清那声音到底是什么。妍妍要回市区去,就让他们先回去了。他和父亲去了十几里外的庙里,请来了三个僧人,又吹又打又念经了一整天,还在房里贴了很多符,他们说,今晚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那个孤魂被超度了。  晚上自然再也没人住在这里了,清远夫妇带着威威转去了市区妍妍上班的第三人民医院,妍妍的哥哥弟弟两家也回市区去了。晚上明远整理了一下房间,也和父母亲一起回到了市区里的家。  随着僧人超度完毕,这方圆十几里的乡间村民,都知道了亓家老宅新翻建的小别墅是鬼宅,人们越传越玄乎,说是那个孤魂曾经是在老宅上居住的一女子,上吊致死的。还有的说,冤魂还不止一个,有一群呢。它们轮流着出来,夜半有时放声浪笑,有时呜呜哭泣。  那座鬼宅的传说,家里人除了明远不相信那些鬼话之外,谁也不敢住回来了。  亓明远在市区有房子的,大着呢,三房两卫的,明亮通畅的,高层建筑,18楼电梯房一百四十平方米。可他就是念念不忘的老宅,母亲也一再要他返修一下,于是他就干脆推倒重来,盖了三层的小别墅,一共三百五十来个平方米的建筑面积,花去了四五十万元,当初妻子妍妍也很支持他的推倒重建。  如今,妍妍说后悔当初匆忙之中,惊动了冤魂,钱是小事,可不要明远在招惹那些鬼了,更不希望明远把这些鬼魂带到市区里的房子中,她听说,鬼魂是会附身的。  那些野鬼真的是让亓明远有点伤脑筋了。  于是,他让他的同事们帮忙找鬼来了。  晚间玩麻将打牌唱歌的,热闹非凡。明远约了两个平时胆子比较大一点又有一点好奇心的同事王哲和何晓斌,和他一起守候,聆听怪声来自何方。  这时王哲说,声音来自卫生间的马桶内,二楼的何晓斌也报告说是马桶,明远自己一开始也怀疑马桶,现在三楼的声音也确切地来自马桶,可马桶里水清清的,纹丝不动。知道了大致的方位,明远劝大家继续,该睡觉的睡觉,该玩牌的玩牌,该打麻将的依旧麻将。他们三人讨论着马桶的声音,来自何方,房后的化粪池是马桶的汇集污水的终点,明天的工作,借助于这么多的男劳力,开盖验池!  第二天午饭前,五六个男子汉被叫过来抬那沉重的水泥盖板,这些在市区办公室里工作的白领们,从没干过如此重的活儿,一块水泥板四个人抬,还抬得呼爹喊娘的。随着一块块水泥盖板的掀开,化粪池里的景象让大家惊呆了:四条足有一米长的巨大的怪物横亘在池中间,它们黑乎乎的,扁扁的嘴上还有长长的触须。大家手忙脚乱地找来了工具,把这些大家伙们一一打捞上来,原来它们是变了型的超大的鲶鱼!  这时亓明远恍然大悟了。  那是在小楼刚刚竣工的时候,施工队正式撤出了。舅爷和小舅子都在家里帮忙安装卫生间的马桶和房后的化粪池。母亲一再叮嘱今天无论如何买几条鲶鱼回来,鲶鱼鲶鱼,年年有余。菜市场的鱼贩摊位很多,可卖鲶鱼的摊位就一个,一共四条鲶鱼,大概斤把重一条,虽有点小,但还是被他统统买了下来,总共五斤七两,他扔下三十块钱,把鱼袋塞进了车座下面,一溜烟地回家了。  到家时,四条鲶鱼全部蹦出了灰色的塑料袋,车座下面的垫子黏糊糊的,鱼腥味特重。他伸手把鱼重新钳进了塑料袋里,拎进门时,见小舅子正搬动着一个马桶,他把鱼袋往卫生间的水泥地上一扔,一起帮忙挪马桶,两人刚刚把马桶挪进卫生间,还没拆掉上面捆绑的草绳,舅爷大刚进来,要他们两个一起帮忙抬化粪池上的水泥盖子。  水泥盖板很重,三个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八块盖板全部盖上了。那化粪池很大,有近十个立方米,一栋三层楼五个卫生间的污水全靠这个化粪池处理。  弟弟小刚拆去马桶上的草绳,顺手把草绳塞进了那灰色的塑料袋里,把马桶安置就位后,走出门外,把塑料袋扔进了房前的一个空的涂料桶里。  中午时分,明远在地上的电饭锅里煮着饭,搁板上的电磁炉里炒着芹菜肉丝,一碗青椒炒蛋黄绿分明,给人陡增了食欲。等他把芹菜盛进碗里的时候,猛然想起早上的买的鲶鱼,于是他来到了卫生间,见里面被小刚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地上还有水冲刷过的痕迹,马桶也安置就位了,于是他大声问在楼上安置马桶的小刚:  “小弟,你看见楼下卫生间里的那个灰色塑料袋了吗?”  “被我扔进垃圾桶了。”小刚大声回答。  明远走到房前的扔垃圾的涂料桶前,果然那个灰色的塑料袋在里边,只是塑料袋里除了稻草绳子以外,没有鲶鱼。这时,小刚也下得楼来,问姐夫找什么东西,他说他没注意里边有什么,就把草绳塞了进去。  明远反复在垃圾桶周围看了看,他寻思着要么有野猫来过了?但又不见桶的外面有鱼血之类的迹象,四条鲶鱼就这么不见了。好在鲶鱼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见就不见了,他们三人就匆忙地吃着饭,因为下午还有很多活干。  没想到,这四条鲶鱼在黑咕隆咚的化粪池里生活了四百多天,长成了如此大的畸形,居然还会鬼哭狼嚎…… 共 46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囊肿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脑外伤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标签

上一页:暖风3

下一页:致爱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