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孤独的愤怒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石景山信息港

导读

天宝近来睡不踏实,一觉醒来,天还没有亮。张着朦朦胧胧的睡眼朝外望去,窗户外面还黑糊糊的,只能隐隐约约地听见飒飒秋风扫落叶的声音。本想拧亮床头

天宝近来睡不踏实,一觉醒来,天还没有亮。张着朦朦胧胧的睡眼朝外望去,窗户外面还黑糊糊的,只能隐隐约约地听见飒飒秋风扫落叶的声音。本想拧亮床头的灯来看书,但涩滞的眼睑和延续的睡意使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想,自己反正是个没有事的人,就顺其自然吧。用他和别人戏谑时的话说,这就叫“打发生命!”  这样就又睡到了大天亮,估计已到了上课的时辰,校园里此起彼伏地传来了学生拖着长声拽着稚气的“老师好!”的声音。听到这声音时他心里有些隐隐发痛,本来他还可以在讲台上站上几年,可前不久莫名其妙地校长通知他休息。他从小学一直教到高中,他的学历也从初中一直自学考试到大学中文本科毕业。但他并不是一个成功者,各种各样美丽的花环也没有编织起来,戴到他那略显光秃的高朗的前额上。“性格即命运!”这句话说得多么好啊!他经常在回顾和遐想中慨叹创造这句格言的人。真是思想是多么的深刻,语言是多么的简洁,内涵是多么的丰富……他有时真想设立一个格言奖,奖励那些一语中的,切中要綮的语言大师。这样的人才是他衷心佩服的人,而不是那些不学无术,在领导面前溜须拍马,千方百计达到自己私欲的人。他为数不多的一个友人分析他落寞的情况时说过,有的人和人相处看重的是道德关系,有的人看重的是利益关系,你大概是个典型的书呆子吧!他听后只好独自一笑。怪不得前些天那个戴眼镜的,两颊上好像镶嵌着两把剐骨钢刀的校长冷冷地对他说:“你休息吧!”他知道自己是被“内退”了。“内退”是只发国拨基本工资的,而在这个省级示范中学教课,各种奖金和津贴加起来,几乎是国拨基本工资的两倍。有人劝他说,去到校长那里表示表示吧,上课既有名,又有利,轻车熟路难不倒你,何必那么清高!天宝没有去,他觉得“内退”在校长心里是一种报复,而在天宝心里是一种恩赐。不就是几个钱吗?而天宝早就想图一个自由自在了!    早上起来后,就准备上街去。当他经过学校的中心花坛时,看见那个两颊上镶嵌着两把钢刀的校长正在和一个年轻的女教师交谈,两只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女教师的面孔,脸上闪出兴奋的光芒。天宝本想打一个招呼,但听见校长对那个女教师说,拜什么年呢?只要有这个心意就行了,不像有的人一辈子我茶都没有喝到他一杯,边说边两只眼睛往天宝这边睃。天宝的口里立即像吞进了一个苍蝇,原有的想法立即消失,他的脸立即变得冷冷的,旁若无人的向大街上走去。天宝喜欢去一家“好再来”的小吃店,吃那滚烫炽热的牛肉粉,他喜欢那种辣味,把嘴巴弄得辣呼呼的。吃了牛肉粉,一天就不用买荤菜了,小菜也暂时不买,他用纸巾揩着嘴巴,用牙签撮着牙,然后点了一枝香烟,津津有味地咂吧着嘴,向着“求知书社”走去,看来了新的期刊没有。一般的书他是不买的,他家里四壁的书架上已珍藏了古今中外不少的文学名著。为买书和抽烟,原来妻子经常念叼,后来看着无效,也就只好听之任之了。有几种期刊他是每期都要买的,如《当代》《收获》《人民文学》等等。这些刊物,连同他父亲文化革命前遗留下来的,他都如获至宝地保存着。他有一个习惯,爱书如命,熟知他的人晓得,借他的钱容易,借他的书很难。他喜欢和读书人交谈,但是他不喜欢带他们去自己的书房,怕为借书伤害感情。他买了一本新的期刊,用塑料袋仔仔细细装好,唯恐买小菜时的尘土、水滴浸蚀了书页。然后就喜孜孜地回家。关上房门,把小菜急忙丢在旮旯里,然后把新买的期刊拿出来,平放在写字台上,用鼻子凑近书页,嗅了嗅,贪婪地汲取散发着油墨的清香。然后翻开目录,看是又有哪几位作家在上面亮相,有内容简介的还粗略地看一下,再把期刊摆放在床上。他床上的左右边都摆满了期刊,那是睡觉前要阅读的,他要读着这些书进入梦香。按他床上摆书的习惯,真是和一个已故的伟人相似;如果硬要把他和伟人联系起来,简直是有些亵渎伟人。当他把这些料理完毕,就正式进入了他每天规定的“精读”时间。他以前忙于工作,忙于学习,许多精典名著都没有来得及阅读,连《红楼梦》都只是囫囵吞枣地看过一遍。他取出夹在书中的书签,接着昨天的阅读,他读得是那么入神,一行一行地用心体会,不时还用红色铅笔圈圈点点,作些批语。书的旁边还摆着一个大笔记本,每有佳词妙句,精彩段落,他都一一地摘抄下来……  当读书有了倦意,天宝就离开书桌,打开电脑,进入“联众世界”去下象棋。他的象棋下得好,学校里的老师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在“联众世界”里,他的象棋水平已跻身到了三级大师,总分在2000分以上。的成绩有一次上到了2208分,进入了二级大师段位,但很快被别人逼了回来,他知道自己也就是个三级大师水平。他下象棋重在娱乐,不在乎输赢,也不想给人难堪。前两天,他在电脑里和一个叫野狼的下棋,野狼的棋风和他的名字一样,真是猛啊,几盘下来,真有些招架不住,被野狼逼到2000分以下,成为一级棋士。天宝这时才找到野狼棋路的一些特点,本想再和他较量较量,野狼嫌他不够级别,退出了棋室。天宝情不自禁地笑了,自言自语地说,不要耍小人脾气吧!想不到今天,天宝又在三级大师棋室里遭遇了野狼,他汲取了上次的教训,严防了野狼当头炮和夹马的进攻,几盘下来,野狼遭到了惨败,如果再输一盘,也就要退出三级大师棋室,天宝这时故意装做没有看见,让野狼偷吃了一个车,野狼便赢了这盘棋。谁知野狼竞然还在聊天栏里面大言不惭地说:“的胜利终究是属于我的!”对于这样的人,天宝只好付之一笑。  以上这些枯燥无味的叙述基本上说明了天宝是个孤独的人,是个不那么适应社会生存的人。当然聪明的读者从中也可以看出,天宝也是个有个性的人。他这样的个性,凡尘俗世自然不会那么容忍他。虽然他胸有圭臬,心有所衷,幻想超然物外,但他也是俗人,毕竞也没有修练到心如古井、炉火纯青的地步。比如今天,他就有些沉不住气了。当日渐的秋风吹落了地上的黄叶,当深夜的孤独惊醒了他的睡眠,当温热的被衾和着尿液的鼓涨,鼓舞着他那个“小兄弟”坚强起来,在深夜的被窝里高昂着头颅,似乎在寻找知音的时候,他感到浑身燥热了,他好像觉得身体里面有一股溶液在沸腾,在奔涌,在寻找释放的渠道。看来自己并不是那么衰老,他掀开被子,褪出短裤,抚摸着“小兄弟”的头笑着说:“真是委屈你了”!  接下来他就是找电话号码本。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好久没有打电话了,当然也没有接到几个电话。当他终于寻到那个布满灰尘的电话号码时,心里又犯了难。翻遍电话号码本,竟然觉得没有几个可以倾诉的人。翻来翻去,他找到了老家的一个堂姐。他想,好久都没有联系了,就问一问好吧!  电话很快接通了,堂姐的声音很亲热。他们互相问了好,彼此告知了家庭的近况,堂姐对他说:“接你到乡下来玩玩,空气比城里新鲜哩!”天宝说:“我也应该来看看你哩!”堂姐连声说:“好好好!”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哦,我还忘记告诉你了,金凤还几次问起过你呢?”“哦,金凤呀,她现在还好吧?”堂姐高兴地说:“你快来吧,来了就一切都知道了!”    载客的“伊维柯”在乡间公路上飞弛,天宝懒懒地斜靠在座位上,浏览着沿途的景色。晚稻已经成熟,远远近近的田野山谷之间,到处是黄澄澄的一片稻浪;公路两旁的苦楝树开始落叶了,片片青黄斑驳的叶子委弃在公路边上,给人以一些悲观的联想;一条蜿蜒的小河沿着山麓,清澈的溪水汩汩地流向远方。他知道小溪的尽头,有一个名叫金子山大队的地方,(现在改为村了),这是他曾经插队的地方。他默默地望着小河的流水,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他和金凤的相识源于排演革命样板戏。下雨天或者是晚上,他们宣传队就在大队礼堂里排练。(礼堂是一个废弃的祠堂改建的),周围没有什么人家。金凤的一家都是裁缝,她家的房子就倚着祠堂的墙壁修建。每逢喝茶解溲的时候,其他的地方较远,宣传队里的人只好往她家里跑。解溲都不要紧,(可以积累肥料,当时的肥料尤为宝贵),但喝茶的人一多了,时间长了的话人家就不喜欢。有一句俗话说“热水要人烧,冷水要人挑”。尤其是金凤的爹,那个胖胖墩墩、皮肤白皙、蓄一绺山羊胡子的徐裁缝就更加不喜欢,有时还把熨斗在裁衣的案板上砸得乒乓直响。天宝每逢要喝茶时,就望一望徐裁缝是否在家里。徐裁缝不在家里的时候就去,每次去了徐婶妈都很客气,脸上笑微微地把茶筛到天宝手里。有一次,徐婶妈还要金凤筛,并且把瓷坛里的红瑭寻了出来,要金凤多作些。当金凤双手端着滚烫的姜茶来到天宝身边的时候,天宝的心顿时慌乱了,不小心摸到了金凤的那双软软和和的小手。顿时,茶碗掉在地上摔碎了。天宝惊慌失措地向着金凤望去,真是惊慌中又添了惊喜。他仿佛才发现金凤是他才见到的美丽的姑娘:她的肤色秉承了父亲的遗传,就像白色的珍珠熠熠发亮,瓜子脸,柳叶眉,一双漆黑的大眼睛,胸前乳房挺拔,臀围曲线圆润,尤其是那一双长辫子含笑往后一甩,尽把羞涩和含蓄表现得淋漓尽致。徐婶妈见天宝傻呼呼地楞在那里,连忙走过来,莞尔一笑说:“金凤,你怎么搞的?”又转身问,“天宝,你没有烫到手吧?”天宝连忙回答:“没有,没有,是我不小心,不关金凤的事!”就在这时候,金凤把重新筛好的糖茶又端了上来,娘女俩连声的招呼使天宝的心里注满了甜蜜,他一口一口地品味着糖茶,斜着眼偷偷地望去,娘女俩个都在打抿笑哩!从此以后,天宝有事无事都喜欢往金凤家里跑,娘女俩都很喜欢他,只有那个徐裁缝,见了天宝就板起一块脸,生怕是要偷他家里的东西似的。  《智取威虎山》就要正式上演了,那时,对革命样板戏的要求很严格,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都要按照样板戏的要求,尽量做到尽善尽美;只是在服装方面,由于生产大队的经济条件有限,只得量力而行。天宝扮演的是杨子荣,在《打虎上山》这场戏里,军大衣和军帽都是本大队在部队里的在籍战士寄回来的,而套在大衣里面的对襟便装,就要自己缝制了。这天,天宝见徐裁缝去做上门工,便把早已扯好的布料拿出来,要金凤她俩娘母做。天宝也对宣传队里的人说要量身材,躲在徐裁缝家里说说笑笑。徐婶妈就做衣服,天宝就看着金凤扭扣襻,看来看去就被金凤的美貌迷住了。过了一会儿,徐婶妈把机子停下来,天宝晓得,徐婶妈一定是有要紧的话说了。徐婶妈问:“天宝,你真喜欢俺金凤吗?”天宝看见金凤把脸别过去偷偷地笑,就调皮地点了点头。徐婶妈看见了叹了口气说:“他爹担心你在农村里吃不消哦!”话未落音,只听见“哎哟”一声,原来是金凤把中指肚刺破了,一丝鲜血流了出来,天宝连忙抱住金凤带伤的手指,把她含在嘴里轻轻的吮吸,又连忙在案板上寻找细布巾,为金凤轻轻地包扎起来。正在这时,虚掩着的门“吱呀”一声响了,原来是队里的三木匠,他是来接缝纫机的。徐婶妈对他说:“机子的下脚在门旮旯里,你自己搬吧!”等他走了以后,徐婶妈不高兴地说:“一二十岁的后生了,进门也不打声招呼!”  天宝他们的《智取威虎山》演出很成功。那天晚上,礼堂里面的人全部爆满,外大队也赶来了不少的人,人们不时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刚卸完妆,来到礼堂门口,天宝就看见金凤对他使眼色。天宝尾随着金凤,七弯八拐地来到礼堂后面很远的一垛草码下面。那天月色艨胧,看戏的人已经散去,四周很静,只有细微的风声。天宝知道定有事情,焦急地望着金凤的眼睛。金凤急促地说:“我爹要我嫁给三木匠,怕我俩出事,月底就要成婚。”天宝没有思想准备,不知如何是好。金凤看见天宝不说话,坚决地说:“我把身子给了你吧!”边说边脱衣服。天宝想起了小说里面看过的事,女人的初夜是要有处女红的,如果徐裁缝硬要把金凤嫁给三木匠,那新婚的初夜如何交待?天宝嗫嚅着:“让我好好想一想吧,看—看—能不能有更好的办法!”天宝紧张得结巴起来。突然,天宝感觉到脸上火样一辣,他看到了金凤饱含热泪的黑黑的大眼睛,原来是金凤抽了他一记大耳光。金凤恨恨地瞪着他,连声地骂道:“胆小鬼!胆小鬼!”然后抱起衣服,转过身,朝着远处跑去。天宝望着她的背影,呆呆地站着,良久良久……    天宝傍黑的时候来到了堂姐家。堂姐听说天宝要来,早早就把大芦花鸡公杀了,开膛剖肚料理完毕。天宝一进门,把礼物刚放下就问姐夫,堂姐对天宝说:“你姐夫走人家去了,等会把金凤叫来吃饭,也好和我作伴。”天宝禁不住说了声:“那好!”堂姐笑着说:“我知道你好哟,好温习一下老感情!”天宝有些难为情地说:“姐姐,看你说的!”堂姐笑得更响了,“老弟,莫瞒我了,老姐今天就成全你们两个,我这就去给你打电话。”  虽然乡里也用了液化汽,但堂姐说烧灶火用大锅炸的鸡肉好吃。天宝就在灶下烧火,边烧火边聊起了金凤的情况。堂姐说:“金凤真命苦呀,男客没有嫁好一辈子吃亏,三木匠在的时候,稍有不顺心就喊打;这几年三木匠不在了,辛辛苦苦地帮儿子娶了个媳妇,媳妇又不孝顺,前一向还分了家,一个人住着孤孤单单的。”天宝听了不禁叹了一口气。堂姐接着又说:“我看你一个人也孤孤单单的,金凤当年是我们大队漂亮的媳妇,而今还细皮嫩肉的,看起来还不到四十岁,做事又得法,比请个保姆总好些吧!”天宝说:“到时候看吧!”堂姐说:“你不相信我的话吧,等下一见面你就晓得哒。”  很快金凤就过来了。天宝一看,金凤果然显得很年轻,就像当年的那个金凤的姐姐。一进屋,堂姐就招呼金凤抹桌摆凳,并且大声对金凤说:“俺老倌子今天不得回来,你给我打伴,好好陪我老弟讲夜白话。金凤笑着满口答应。  饭菜很快就弄好了,四盘八碗摆了一大桌,当中放着一个大火锅。三个人上了席。堂姐拿出一瓶茅台酒,说是女婿孝敬她的。天宝和金凤都说喝不得喝不得。堂姐说:“不是贵客我还舍不得拿出来,要几百块钱一瓶哩!”三个人就坐下慢慢地喝。大家就随便聊天,聊天时堂姐就往主题上引,堂姐笑着对天宝说:“听说你装杨子荣的时候你们两个就相好?”金凤就往堂姐身上一靠,说:“姐姐,老都老了,看你还说那些话!”堂姐把金凤的身子扳正说:“老了是老了的味道呢!你以为我不晓得,我老弟打虎上山的那件便衣都是你送给他的。你的心真好,就是吃亏你老爹徐裁缝!”天宝接过话头说,“心那是真好,就是手有些毒,我还挨了她一耳光呢!”堂姐问金凤:“真的呀,还真看不出呢?”金凤的脸红了,急忙对堂姐说:“你听他的!”边说边用脚在桌子底下踢天宝。天宝被踢得忍不住笑起来,急忙端起酒杯站起来,连声说:“来来来,喝喝喝。”  也许是喝多了,也许是人借着酒兴,天宝不知什么时候和金凤睡到了堂姐隔壁屋里的新床上,那是堂姐特意为天宝和金凤准备的,铺盖棉絮一色是新的,红色的绦纶围帐正中贴着一个大红的“喜”字,房子里捡拾得整整洁洁,纤尘不染,橘红色的壁灯把整个房间映照得朦朦胧胧,完全是按照农村里的新人房来设计的。天宝和金凤一进入房内,全都明白了堂姐的用意,他们俩人就像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或者说是两个装湖涂的老孩子,早就想着去寻觅年轻时失去的那个童话世界。他俩依依偎偎,好像两个去初尝禁果的人,那样体贴,那样温存,那样亲爱的互相拥抱,然后进入了巫山云雨。许久,金凤问道:“听说你不会巴结领导,给校长年都不拜一个,校长哪会对你好呢?我们乡里的人见了村主任都兴装烟  哩!”  天宝听闻,思绪沸腾起来:是激动,是懊悔?是反感,是愤怒?连自己也说不淸楚。         共 613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给患者带来的伤害是那些
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
小儿癫痫患者有哪些体检项目
标签

上一页:秋凉11

下一页:她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