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电商少激励骨干出走基金探讨子公司互联网化

2019/09/14 来源:石景山信息港

导读

本报 宁夏 深圳报道随着互联金融热潮迭起,一边在大规模招揽人才的基金公司,一边正面临着电商骨干的外流。我们年初从运营商和互联企业挖了

本报 宁夏 深圳报道

随着互联金融热潮迭起,一边在大规模招揽人才的基金公司,一边正面临着电商骨干的外流。

我们年初从运营商和互联企业挖了两个人,干了不到半年,就走了。一位基金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

这在行业并非孤例。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汇添富电子金融总部总监杨纲、博时基金电子商务部总经理盛震波、南方基金电商副总监郑伟博、华夏基金IT部总经理陆晓野等一批基金电商的骨干人才已于近期离职。

骨干出走

近一两个月,基金电商圈不时传出电商负责人或者是骨干人才离职的消息。这一份名单中,早的该属南方基金原电商副总监郑伟博。

郑伟博二季度辞职后去了小牛资本,这是一家注册在深圳的P2P企业。前述基金公司电商高管李靖(化名)透露,郑伟博加盟小牛资本后,获得了10%的股权。

21世纪经济报道查阅资料发现,小牛有三位管理层,分别是首席战略官张杰、首席运营官郑伟博和首席技术官王永杰,他们分别来自德勤、南方基金和陆金所。

继郑伟博之后,圈内传出的是华夏基金IT部总监陆晓野辞职,带走了一批技术人员创业。对此,华夏基金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确认,陆晓野确已离开华夏,但并没有带走团队成员。

此外,华夏基金零售直销部副总经理胡伟也于一个月前离职。不过,他的下一站不是创业,而是加盟华安基金担任总监职位。

基金电商行业中,的一个离职创业案例来自汇添富电子金融总部总监杨纲和广发基金互联金融部总助杜红。

杨纲是7月下旬就提出辞职,杜红是8月中旬辞职。一位圈内人士透露,杨纲和杜红辞职后合伙创业,其创业项目是推出股票咨询和投顾服务的站。

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杨纲以汇添富电子商务部总监认证的新浪微博中,其标注已变成前汇添富电子金融部总监。除此以外,还有一句话是创业在路上。

杨纲是汇添富基金电商业务中很重要的骨干人物,汇添富近几年电商业务的规划和落地都是由他来执行的。一位基金公司电商负责人感慨,杨纲的离职,对汇添富电商而言,相当于领军的骨干人物出走。

与杨纲不同,原广发基金互联金融部总助杜红则只是短暂任职于基金行业。业内人士称,杜红是在2013年7月加盟广发基金,工作时间刚满一年。而在此前,他就职于财付通,是一组团队的小负责人。

财付通出来的人都会有创业情结。巧合的是,有一位财付通做技术的老板搞了一家风投公司,只要有财付通的员工出来创业,都会给予一笔资金参与股权投资。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电商人士透露。

除创业外,有些基金公司电商人才的离职行为,同样是彻底离开这个行业。例如,博时基金电子商务部总经理盛震波已离职,知情人士称她即将要奔赴美国。

还有一些技术和运营人才离开,则是重新回到互联平台。

我们年初从运营商和大型互联企业挖了人过来,干了不到半年就走了。李靖介绍,相比互联企业,基金公司电商没办法提供比较好的激励制度,导致招来的人才也不愿久留。

探讨激励机制

在业内看来,基金电商人才的离职原因是这个行业缺乏有竞争力的激励机制。

基金公司电商部门还没有赚钱效应,对外招聘人才不可能给出高薪酬。李靖透露,他们年初招聘技术人才的薪资也就万元,并没有比互联企业高。

但电商人才创业或者是到互联企业工作可以获得股权,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打工。而在基金公司现有机制中,很难推行股权激励机制。

现在大型基金公司的股权都比较贵,几个亿的注册资本,加上分红等,1股的价格就要100多元,很多员工都买不起股权。一家大型基金公司高管坦言,他们公司曾考虑过股权激励的方案,发现很难实施。

在母公司无法执行股权激励机制,有些基金公司开始将激励思路转向了电商子公司。

如果将电商部门独立出来,成立一家电商业务子公司

,就可以在子公司对高管和核心骨干实行股权激励。华南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电商负责人称,这类似于基金专户子公司的模式,可以对员工进行股权激励。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有基金公司已往这个方向努力。

业内有基金公司现在先在电商部门推行事业部制,等运行一段时间后,再成立子公司的模式来运作。深圳一家基金公司电商总监介绍,基金电商独立子公司运作,其实走的是互联企业的模式。

基金公司把自身平台做成互联全用户的模式,等积累一定的客户群时,可以引进风投扩大投资。然后,再慢慢做大客户群,进行第二轮、第三轮融资,终实现在资本市场上市。前述深圳电商总监称。

安康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马鞍山治疗牛皮癣医院
安康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马鞍山祛疤手术费用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