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轻舞】选家长(小说)

2019/09/14 来源:石景山信息港

导读

在麻村什么新鲜事都有。前不久,村民麻德爽,提着自家地里的一篮新鲜蔬菜,到镇农贸市场去小卖。他寻找了一个空位,象往常一样,一个小巧的木凳一

在麻村什么新鲜事都有。
前不久,村民麻德爽,提着自家地里的一篮新鲜蔬菜,到镇农贸市场去小卖。他寻找了一个空位,象往常一样,一个小巧的木凳一放,一根长烟叼在嘴上,叭嗒,叭嗒地咪上几口。那烟雾正飘飘在头上打着圈时,一篮子菜被城管的一楞头青,用脚踢出好远。麻德爽还没搞清咋回事,城管说他占道卖菜,罚款伍拾元。麻德爽不依,“你要罚款,我这篮子菜白送你们,我走,算我今天遇上了鬼。青天白日的太让人伤心。”那楞头青见麻德爽不依不饶,嘴巴挺硬,拾起地上的菜篮打在麻德爽的头上。这菜篮也正好不偏不斜将麻德爽的头扎着,动不得,圈在里面,人们像看狗把戏的,看上半天,也没人调解。麻德爽见自己菜没卖成,受了奇耻大辱,便操起小木凳砸向楞头青。这样形成两败俱伤的局面。后来派出所出面才平熄了这场“战争”。
麻德爽总觉得今天太委屈了,这城管也太不讲理,你要罚款总得有个说法。刚好,这天省里的关省长在 18国道考察该镇农业经济,路过此农贸市场。他冒死冲到关省长跟前,突然双膝一跪:“关省长,我有冤屈。”这时镇里的某领导给关省长解释,说麻德爽有神经病。关省长仔细一看,跪在地的人眉清目秀,吐词清晰,忙上前将他扶起。这一瞬间照相机便留下了这精彩的一幕。
关省长听完麻德爽的叙述,问身边镇派出所所长是否属实。派出所所长点头称是。关省长现场办公:,开除城管那位楞头青;第二,由城管主任亲自赔偿麻德爽的蔬菜,并赔礼道歉,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第三,严禁乱罚款;第四,严格规范农贸市场的操作程序。在场的人无不欢呼,拥护关省长的决定。
这一次麻村出名了,麻村的麻德爽更出名了,麻村人看着关省长和麻德爽的相片在省委机关报上,也感到很荣耀。
麻村近又冒出了一件新鲜事。
麻村的村民王大贵,在家里开家庭会“选家长”,又在省报上头条位置上刊出。麻村的新鲜事太出名了。
一、
在我们农村家里,家长是什么?不是爸爸就是妈妈,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要是轮到儿子或者媳妇,也要等到得爸爸和妈妈自我感觉不行了,才让出权来给下一辈。
在麻村王大贵五十不到,老婆刘宝菊也还年轻,看上去四十带零。他儿子王有才二十一岁大学毕业后,他没去省城找工作,也没象其他人到处投档,到开放发达城市去打工。他选择了农村,甘愿跟着爸爸妈妈当普通农民。一当就是五年。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家庭,就是这么一些人,还有王有才的妻子,也是大学生,名字叫沈红艳。这个家有两个大学生农民,很有意思。你说有必要开家庭会,还去选家长吗?按农村的惯例,王大贵永远是家长,谁知道他却要让权。按照四川人说话,让啥子权?老子就是天子,老子就是皇上,
你们看古装戏,谁还有不听皇上的?老子的话就是一言九鼎。在家里,王大贵可以说要儿子左,儿子不敢右。这当然是孝顺儿子,如若遇上不孝顺的儿子和你打架扯皮,你当老子的会哭笑得。说一千道一万,还是王大贵有能耐,他说这天下是年轻人的,我就是再有能耐也是个西山的日头。所以他对于儿子的叛逆,一点也不稀奇。你想种田就种田吧,反正这田总得要人种。所以王大贵想到这里也就无所谓了。
听到儿子说回家种田,他心里斗争了好几天,只差哭着到处诉说。他也明白,我眼哭瞎也无用,于是自怨自艾。儿子每次去市农科院去考试,次次都拿满分。王大贵不得不承认读过大学的儿子比他行,还是读书使人明智,使人聪明。自己那套老的种田方式己经落伍了,再这样下去会成为儿子科学种田的绊脚石。王大贵想,如今种田就象那战场上选元帅一样,帅光懂“土肥水种密管工”还不行,还要懂得如何种市场田,人有我有,人有我新,人无我有。如果说现在还拿着计划经济那一套去种田,你会一年不如一年,甚至还会成为现代穷人。所以他思来想去,反反复复,终拿出果断决定一一让权。
二、
这“让权”,很简单,就不需开家庭会,民主选举了。因为他儿子太讲孝心了,什么事都由王大贵主掌,只是关键时刻有些叛逆,让他很恼怒,但终究还是儿子赢了,自已输得很惨。他历来讲究高田种芝麻,低田种棉花。说这是老祖宗传授下来,决不能更改。他儿子王有才偏不依,他要高田种棉花,还套种了红薯,低田改种水稻,还养鳝鱼,不光说田里收成翻了几倍,家里用红薯藤养猪就有好几圈,还有那鳝鱼每公斤四十好几元。镇里电视电还拍了《大学生王有才的市场田》的专题片,也让王大贵和她老婆上了电视亮相,真的还沾了儿子的光。从他跟着儿子上电视那一刻,他就完全明白儿子种田比他强。他再也不能拿老子是家中种田的,在儿子面前摆老资格,这种田的老皇历不行了,要想种田致富,奔小康水平还是儿子来。
想是这么想,说是这么说,儿子还真的不肯当家长。王大贵的儿子为啥不肯当家长呢?他理由有一个:一是村子里没哪一个儿子“夺权”,这让他无法接受,怕背上无孝之子的骂名;二是自己还是个刚出学堂门的学生,连犁尾巴都扶不正,让人看了笑话;三是老爸是正宗种田高手,田里的沟渠行行都是高标准。老爸当家长当之无愧。可是每到关键时刻,父子俩矛盾,争论起谁当家这个“权”字。有时互不让步,闹得王有才的妈,两边劝解,成了家中的和事佬,何来和事佬?简直叫老鼠钻风厢,两头受气。父子俩为田如何改造,天天争论不休。老子说儿子是怨家,儿子说老子顽固。
三、
王大贵这些年来,一心扎在种田事业上,人家抛荒他拾荒,他现在的地满打满算也有三十五亩,也可以说是村里的种田大户。但是王大贵的种田理论,农民不种粮,饿死帝王将相,所以田越多就都种粮,谁知市场上粮食不值钱,种一年粮不亏还是他走大运。凭良心说他还真的亏了两年,按照他的又一理论是,今年随便过,明年买马骑,以种粮的观点守株待兔。以王大贵的观点是:今年运气差,明年就不会差。可事实上他是越种越差。大家都知道手里有粮,心里慌,可现在不是广积粮,备战备荒的年代,它毕竟是市场经济,你把握的稳,种粮还赔婆娘,那叫赔了夫人又折兵。王大贵的种田实例就证明了这点。他有点叹息种田无指望,感叹人家为啥把田抛荒的真实性。
王有才就与王大贵种田观大不相同。他要贷款五十万元将三十多亩地全部改造成鱼池。这在王大贵的种田思维里就产生了巨大的矛盾。他暗自庆幸老子还真的没让权,如果这一让,老子一生得背着债去讨米。这个儿子不能放松对他的家教,这点儿家业说不定全毁在他手上,一天都不得安宁。于是父子俩形成一个土地只能种粮,一个我要改造土地,把土地变为鱼池。
在土地的改造上,父子俩争论来争论去,王大贵作为家长还是让了儿子的步,你要改造鱼池,钱你自已想办法,老子种了一生的地,安份守法,可以说忠厚传家,没见过儿子这种胆大妄为。儿子王有才也被父亲将了一军,老爸是对土地改造一毛不拨。其实老爸种地这些年来多少也有些积累,其实王大贵怕儿子万一失败也好填补这个大洞。说心里话,王有才尽管对王大贵千般不如意他,嘴里一遍遍的牢骚话,心里还是爱他的,毕竟这是生养自己的父亲,又是一家之长,这舵把一旦不掌正,说不定真的遇上大风浪会翻船,到时他会什么都不好交待。因为邻村就有一个说养什么老鼠可以发财,办了很大个养殖场,镇里电视、广播天天宣传,结果老鼠没有销路上百万全打了水漂,为躲债,人间蒸发。王大贵就怕儿子也会走上人家这条道,害人害己害全家。他这种让步是想看儿子,你改田我不反对,你发财我不喜,看你运气吧,还有一个关键点五十万谁去担保?这农村房子分文不值,房屋抵押不行,到时间你没钱,你自然会听我这个家长的话。王大贵也太低估了儿子。既然做爸的让了步,不再干涉儿子的决定,王有才便放开手脚去干了。他一面想办法贷款,一面去市里请来专家,在地里划线、打桩,忙起来了。王大贵心里就想不通,儿子还真干?村里书记,村主任都出面帮着忙活。原想当个闲人的他,再不帮儿子一把也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好不容易让儿子念了大学,实指望儿子找份体面的工作,哪成想,他要跟着老子盤泥巴砣,他是想干番事业,当一个新时代农民,为只种粮又亏本的农民开闯一条路。
四、
王大贵现在才彻底弄明白,儿子的初衷都是好的,于是开家庭会,支持儿子的工作。王有才见老爸已经开始投赞成票,就直接说出了心里话。关于钱的事他只搞到三十万,他是找一个城里的一个同学的房子做的抵押贷款。
王大贵反复地考虑了一下,自已这些年来,省吃俭用攒了二十来万,不过那是自己和老婆的押箱底的钱。如果这家底全花掉之后,今后养老金,儿子结婚的钱就完了。思去想来还是舍不得拿钱为儿子搞土地改造。他是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但转念一想,人家同学都将房子给儿子做了抵押贷款,自己的儿子也是为这家,如果有钱不拿出来支持儿子,也枉为人父。
当儿子为二十万元发愁时,他不再犹豫了,主动把二十万元的存折交给了儿子。王有才有了钱,他认真地规划了一下,下定决心将三十多亩地一次性地全挖成鱼池,大鱼池旁边还为自已备了一个养小鱼苗的小鱼池。鱼池的中间还铺设条水泥路,便于车辆行驶,鱼池的周围的空闲地搞一块地膜早黄豆,和一个蔬菜大棚,既可按时投放池里的鱼饲养,又种了地,而且这套模式都是按市场需求来设计的,一切规划尽善尽美。
王大贵听儿子这么一规划,心中暗暗佩服儿子,反而感到自已种了一生的田,不如儿子种一年田。儿子的思维看似大胆妄为,其实这才叫真正的种田。正所谓不起不跌,一块死铁。人从书里乖,知识是力量,是发财的源泉。大学生还是大学生,他们的种田思维不同。
这人还是要有种敢想敢干的大无畏精神。
五、
春节刚过,人们都还沉浸在走亲访友的氛围里,麻村里热闹了。
在王大贵的那片三十多亩地的地段,推土机,挖掘机,还有小车里的村镇两级干部都来了,随后一阵噼里啦的鞭炮后,师傅们开着各种机器开始动工了。
王有才接受了镇电视台记者的现场采访:
“听说你是大学生,为啥爱上了种田?”
“我是农学院毕业的,在大学里我就想到回家种田,为爸妈争口气,为家乡的父老乡亲闯一条致富的路。现在我回来了,趁自已年轻,努力干一把,把书本知识与实践结合起来,一定要土地里长出黄金。”
“你是怎么想到开挖这么大片鱼池?”
“我不是想到要开挖这么大片鱼池,而是要一定这么做,我还嫌这片地小了。当初我还在学院念书,老爸叹息种粮亏本了,我首先想到了我当农民干就干大的,当一回真正的大地主。”
采访完毕后,王有才陪村镇两级干部在工地上转了一圈。镇领导指示村干部,要求借王有才的东风,在王有才的周边田块上搞连片开放。给足政策让农民挖开鱼池,搞出一个渔业村来。
一个月过去之后,王有才的鱼池挖成功了。村民们都来参观。看到鱼池周围房是房,猪场是猪场,还有几只公鸡在打鸣,更让人亮眼的中间条宽阔的水泥路,好象个休闲农庄。
王有才开始和父亲王大贵商量,他负责养鱼,母亲负责养猪,因为猪肥料可以养鱼,这叫循环养殖。父亲负责鱼池周围的空闲地。不让一块地闲着。当然是分开合作。比如种大棚蔬菜先要搭棚,要搭多么高,多么宽,还要好长一个。每个大棚的间隔段都要科学地把握好,这中间一系列工序繁多。地膜黄豆先整好地,还要施除草剂,根据市场早黄豆的供需要选什么样种,这中间好多活,可以说王有才的爸,种了一生的田,没听说过,更是没见过。
六、
王有才分好工之后,总觉得人手还够,又与老爸王大贵商量,请帮工,他认为种田人请人不划算,要自己一人干。王有才告诉王大贵,这种市场田讲的是时间和效益,老是按季节安排农事,永远赚不到钱,而且是真的越种越亏,倒不如不种田跟人家打工。
王有才给王大贵算了一笔很简单的帐,一个星期才能搭一个大棚,预算十多个大棚,一个人干得了吗?如果按这个速度七十多天才能完成,那还叫科学种田,种市场田吗?王大贵听儿子这么一算,认为应该请工,所以立即拍板,一切按儿子的计划办。
三个月过去之后,地膜黄豆有青皮夹了。城里一位大老板见了,订购青皮豆。价格八元一公斤。王大贵认为人家在说瞎话,成熟了的黄豆只买一元六角一公斤,还要质量好,否则还低。王有才解释,现在城里人不兴吃黄豆米,他们都吃带夹的青皮豆。他小心翼翼地问儿子:“这黄豆正青着,连皮带夹卖给人家,我们就像在收金子。”儿子笑着说:“这才叫做种市场田,种田不对着市场,永远翻不了身。”几天过去之后,人家老板开着大汽车,还出钱请人来摘青皮豆。王有才净挣了好几万,一家人数着钱,笑得合不拢嘴。

共 1115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有现实意义的一篇文章。作者先以麻村的新鲜事开头,一开始,村民麻德爽和城管愣头青的故事,看起来似乎和《选家长》题目不相关,但细细看来,这个麻村还的确出人才,一等一的人才。作者进一步写道:麻村的王大贵的儿子王有才大学毕业后,不去省城找工作,而是选择了农村,甘愿当普通农民,文章围绕着王大贵父子俩在种地中的意见分歧,把一个有胆识有魄力的青年介绍给广大读者。王有才立志当一个新时代农民,为只种粮又亏本的农民开闯一条路。于是,他把书本知识与实践结合起来,要让土地里长出黄金,他开始种大棚、挖鱼池、建养猪场、铺水泥路,把麻村建设成了一个休闲农庄,吸引了省内外的客商,在收获了不菲的经济利润的同时,王有才也收获了爱情,和自己的大学同学沈红艳重归于好,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携手共谋农村发展大计。王有才在农村当了五年农民,把麻村变成了水产村,种市场田的先进村。王大贵认为自己这家长不能再当,确实影响这个家庭的大翻身。于是王大贵干脆在家里开民主会,自己让权,让儿子王有才主家持正。一个普通农民的故事,在作者的笔下却伏笔四起,有激烈的争论、有市场经济的残酷、有丰收的喜悦、有爱情的甜蜜。一个人,不管你身处何地、身居何职,只要坚持不懈,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拼搏,你就能成功。小编觉得这才是作者用文字、用故事,想要表达的主题思想。不错的文章,推荐共赏,感谢赐稿轻舞,轻舞因您而精彩。【轻舞编辑:玉美人】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121 00 1】
1 楼 文友: 2015-12-1 15:24:10 谢谢老师的辛苦编缉。老师的编后让小说更出彩。
2 楼 文友: 2015-12-1 16:48:0 欣赏老师的佳作,问候老师写作辛苦。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如此安好!
 楼 文友: 2015-12-1 22:16:07 呵呵呵,接连看了徐老师多篇反映大学生改变农村新面貌的文章。篇篇充满正能量,拜读了。向您学习! 时光静好,与卿语!似水流年,与卿同!繁华落尽,与卿老!
4 楼 文友: 2015-12-14 01: :59 拜读老师的精品佳作,受益匪浅。祝贺老师精品不断,佳作频传!
5 楼 文友: 2015-12-14 10:29:48 大哥真棒,为轻舞不断地添光彩,这精品文章一篇接一篇地来,期待着下一篇精品快点到来。 不要让他人的噪音,淹没了你内心的声音。
6 楼 文友: 2015-12-17 06:57: 5 情真意切,寓意深邃,美文佳作,文笔细腻,结构合理,构思巧妙,拜读力作,学习问好!突然拉水吃什么药
眩晕头晕的护理措施
儿童大便干
小儿脾胃虚弱用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