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移动申请FDD牌照的阳谋与诡计

2019/05/14 来源:石景山信息港

导读

两会期间,就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中国移动已向工业和信息化部提出申请FDD牌照的表示,坊间多有议论。虽然奚董在接受采访时已经明确表达中国移动申请

两会期间,就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中国移动已向工业和信息化部提出申请FDD牌照的表示,坊间多有议论。虽然奚董在接受采访时已经明确表达中国移动申请FDD牌照的目的有二:其一是要进行融合组的试验以备TDD的频谱用尽之后还可以用FDD频谱,其二融会实验做好的话,可以推进TDD/FDD融会组技术在海外运用。

作为中国移动通讯4G发展的亲历者,我对中国移动申请FDD牌照的目的也有着自己的理解:其一是摆在明面上的阳谋,其二是隐藏在背后的诡计。二者并行不悖,只不过一个可说,一个不可说,具体分析且容笔者一一道来。

阳谋:尽快大规模商用TDD/FDD融合组技术,借助TD-LTE国际化推行提升中国移动全球运营商地位。

众所周知任何一项络技术的试验是不需要正式牌照的,奚国华所说申请牌照来进行实验其实是烟雾弹,往早了说远在2012年中国移动就在香港通过其香港子公司启动了全球TD-LTE/LTE FDD融合络的商用,往近了说在2014年底的多哈由ITU主办的2014世界电信展上,中国移动联合卡塔尔运营商Ooredoo和诺基亚进行的TDD/FDD载波聚合技术演示中已取得了上行300M下行3.8G的创纪录速率。

也就是说TDD/FDD融合组技术其实已经成熟,而且根据GSA统计:全球360个LTE商用络中已有17个是TDD/FDD融合组(只不过络容量规模都不大),而同期单独使用TDD制式的LTE商用络也不过才31个。因此,中国移动申请FDD牌照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做试验,而是为了尽快把成熟的TDD/FDD融合组技术实现大规模商用。

如果中国移动能拿到FDD牌照,则中国移动全球范围的商用TD-LTE络将升级成为全球范围的TD-LTE/FDD-LTE商用融会络,以此示范效应来推动更多的海外运营商引入TDD技术,促进TD-LTE产业的国际化当是中国移动申请FDD牌照直接的的意愿所在。

这一意愿是由中国移动作为全球运营商的地位和奚国华作为中国移动的个人政治抱负所决定的。2G时代风头无二的中国移动在3G时代因为被TD-SCDMA络拖累不仅在国内被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追赶上来,而且其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也受到严重削弱被先行跑向4G LTE时代的Verizon、Softbank等海外运营商所超出。

因此,早在中国政府4G牌照发放之前的2011年,中国移动就已未雨绸缪联合Softbank、Vodafone等运营商和爱立信、华为、诺基亚等合作伙伴成立了GTI (TD-LTE全球发展倡议)这1组织,以面向海外推广TD-LTE技术为宗旨来挽回并展现自己的影响力。

随着2013年TD-LTE牌照国内发放和2015年初中国移动建成70多万TD-LTE基站并发展1亿4G用户,中国移动的腰杆越挺越直,通过GTI这1平台的发声也愈来愈大。中国移动以GTI为平台,用TD-LTE在中国移动大规模商用的成功案例做国际推广的行动也越来越频繁,并希望能由此而重塑中国移动作为的4G运营商、TD-LTE产业领头羊的国际影响力。

对奚国华个人而言,既然TD-LTE这一本来中立的技术已被国内各界打上了浓重的本土标准、民族产业的标签,那末如能在其在位期间实现TD-LTE产业在海外的大发展,则为何不追求一下以卓著业绩名留产业史的人生目标呢?

然而由于海外FDD的先发优势在前,全球312个FDD络早已商用且业务发展势头迅猛,正如中国移动不可能由于拿到FDD牌照就会废弃其数十万TD-LTE基站而转向一样,海外运营商怎可能舍近求远俯就TD-LTE?所以,TD-LTE的海外推行就只能主打TDD/FDD融会组这一张牌。

对于运营商而言,频谱永远是稀缺资源,随着全球FDD络建设规模的逐渐扩大,频谱资源不足、容量不足、络建设本钱过高等问题日趋凸显,由此众多海外运营商也开始青睐频谱成本相对较低且资源丰富的TDD频谱,并尝试着在地铁和热点等容量需求高的区域采用TDD组作为容量补充。而随着移动宽带时期来临,大带宽的传输需求对运营商络能力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频段高、带宽大的TDD频谱资源在络容量方面的优势也越来越具有吸引力。

因此,如果中国移动能拿到FDD牌照并在70万基站的TD-LTE络上证明了TDD/FDD大规模融会组技术的成熟与优势,势必将树立其业界榜样的地位来推动海外的FDD运营商采用TDD技术的积极性,并进而加快TD-LTE产业国际化的进程。

有人会说,工信部正是以TD-LTE/LTE FDD融合络范围商用的名义给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颁发了FDD牌照,有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两张LTE商用融合络,何需中国移动再来助拳?其一,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TD-LTE及LTE FDD上的追随者地位决定了其无力承当这一历史使命,惟有以一己之力联合合作伙伴打造和催化了TD-LTE成熟产业的中国移动才在业界有这样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其二,和中国移动同时拿到TD-LTE牌照的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究竟究竟在现建成了多少TD-LTE基站、能否支持与LTE FDD融合组恐怕还真是个令人难以启齿的秘密!

所以,中国移动为取得FDD牌照而摆在台面上推动TD-LTE产业国际化的理由堂而皇之,而藉此重塑公司国际影响力并实现个人抱负的谋略也见得了阳光,所以称其为阳谋。但阳谋之下,还有不能公开的理由

诡计:通过GSM络重耕快速地实现TDD/FDD融合组大规模商用,以的优势压制住国内竞争对手。

攘外必先安内,TD-LTE国际化是不是顺利首先取决于中国移动的TD-LTE在国内能否成功。中国移动两年完成70万基站建设、发展近亿4G用户的业绩其实是在没有挑战的环境下创造出来的奇迹,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终究以示弱的姿态等来了政府管制的倾斜:2张FDD牌照的发放意味着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全力反击的开始!

在3G时代惨遭对手压制的中国移动则对此具有非常苏醒的危机感,其高层领导在大会上明确提出过这样的警示:我们通过4G先发取得的优势并不稳固,必须依靠卓着的络品质才能赢得客户、赢得竞争,否则我们就没法保持并发展这得来不易的络新优势,就还可能经历一次失去优势的痛苦。

所以对手70多万基站的4G覆盖能力并不能让让中国移动高枕无忧,由于拿到了FDD牌照的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显然是憋足了劲要大干快上,以期当年以WCDMA和CDMA2000对垒TD-SCDMA的格局再现:中国联通WCDMA到FDD的平滑升级与中国电信 1.8G低频段高覆盖特性都将使其下降建成本并快速形成范围覆盖;而FDD单小区下行50M/上行30M对应TD-LTE单小区下行30M/上行10M的速率优势也正是其技术信心所在;至于国际主流4G的宣传攻势打的正是TD-LTE国际漫游受限的软肋。

对手的反攻不容小觑,中国移动仅仅靠TD-LTE络建设上的快人一步恐怕还不能弥补其技术差异和产业成熟度的弱势。因此以推动TD-LTE国际化进程的名义尽快拿到FDD牌照,以TDD/FDD融合组的优势彻底压制对手就成为中国移动的不能公然言说的秘密,否则奚国华也用不着拿TDD的频谱用尽之后还可以用FDD频谱的说辞来忽悠外行。

TDD/FDD融合组对中国移动有着多重的重要性:其一,只有TDD/FDD融合组后结合载波聚合功能实现130M下行/60M上行才能确保在速率上时时都能FDD一步(如图所示);其二,只有TDD/FDD融合组才能帮助中国移动摆脱其国际合作伙伴的FDD LTE用户漫游到中国移动络上无4G可用的尴尬地步;其三,随着移动宽带步入物联时期,当宽带由人的连接发展到人+物的连接,TDD(时分双工)技术适应非对称业务的优势会由于上行受限而变成劣势,所以TDD/FDD融合组是必然趋势。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拿到FDD牌照后,中国移动实现TDD/FDD融合组的时间之短与收益之大可能远远超乎对手及外界的预感:GSM重耕(GSM Refarming)技术将帮助中国移动以极低的成本和极快的速度将2G络升级为4G的FDD!

众所周知,中国移动的2G基站规模高达85万站,这张历经近20年时间打造的全球范围GSM是中国移动在2G时期获取垄断市场地位的基石,乃至在3G时代还一度替TD-SCDMA承载起70%的数据业务流量。

但是,在中国移动2015年完成100万TD-LTE基站建设的目标之下,这85万GSM存量基站的未来走向就显得至关重要:仅用来承载CSFB回GSM络的语音将导致大量带宽资源闲置浪费,何况VoLTE的建设也已提上日程;因此拿到FDD牌照后利用GSM Refarming技术,仅仅通过新增一块基带板、一对光纤和软件升级的方式就可以将现具有条件的2G基站升级演进为与GSM射频共享的FDD-LTE基站,在更低的900MHz和1800MHz频段上取得10~20MHz的频谱资源的复用,由此这个存量巨大的GSM络摇身一变又成了中国移动可以在4G时代继续发掘利用的超级大金矿!其FDD升级的成本之低与建设速度之快,将令中国联通WCDMA平滑演进到FDD的优势荡然无存;而已完成财务折旧的2G资产通过GSM重耕又构成了新的4G络能力更可显著提升中国移动本已雄厚的财务实力。

所以,恐怕这才是联通和电信人士恐惧中国移动申请FDD牌照的原因所在:虽然移动70多万TD-LTE基站的络优势在先,但以FDD的技术优势和产业成熟来追逐总还有不被拉得太远的希望在,而一旦中国移动把FDD牌照用在GSM重耕到FDD上在短时间内形成TDD/FDD融合优势,仅从4G基站站点数量上就足以将联通和电信势压抑到无法呼吸的境地。而这,也才是中国移动申请FDD牌照而不能摆在台面上来说出来的诡计!

结语:

理解了中国移动申请FDD牌照的目的,再来预测中国移动可能获得FDD牌照的时间就相对容易些:工信部本次只向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发放LTE FDD牌照就是出于非对称管制的目的,抑强扶弱的政策意图非常明显,所以一年之内不可能自打其脸给中国移动以强凌弱的机会。

中国移动对此也心知肚明,所以借奚国华之口唱一唱高调,挥一挥TD-LTE国际化的旗帜也就罢了,回过头来还是要继续在TD-LTE络的建设和优化上发力,维持住8亿用户的范围,加大2G和3G用户向4G迁移的引领力度的同时做好数据流量业务增收,静静地等待着85万GSM基站的金矿被FDD牌照开掘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白带增多怎么治疗
子宫内膜炎多久能好
月经延长小腹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