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第三百三十九章皇族之斩

2020/01/26 来源:石景山信息港

导读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三百三十九章 皇族之斩炽仁下令纵火焚烧京都的消息,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厩,可以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炽仁督师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三百三十九章 皇族之斩

炽仁下令纵火焚烧京都的消息,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厩,可以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炽仁督师不利,朕已经免去了其西征军总督的职务,命人逮捕来京,接受军法审判."明治天皇説着,额头的青筋渐渐的爆了起来,有如蜿蜒蠕动的小蛇.

"陛下,是因为京都大火吗?"津田真道试探着问了一句.

"当然!"明治天皇的声音习惯性的高了起来,"京都百姓何辜,遭此惨祸!此罪断不容轻赦!"

明治天皇这一句话便让津田真道摸到了底,他知道,明治天皇是想要自己重判炽仁,是以才会特地的召见他.

"陛下,京都目下陷于西乡贼军之手,其火灾详情,尚不清楚,需要调查,另外,也应当听取当事人的説法才是."津田真道认为天皇的要求有违法制,想了一想,委婉的説道,"而陛下心中已然认定其有罪,又要司法官重判,此举有干预司法之嫌疑,与法制之义不合."

"津田卿能如此説,朕很欣慰.朕不会干预司法,也不想干预司法,朕只是想要焚毁京都的罪魁,得到律法的严惩!"明治天皇紧盯着津田真道,厉声道,"如果津田卿不依法裁断,朕绝不轻饶!"听到明治天皇动了真怒,津田真道的身子猛地哆嗦了一下.

"臣定不辜负陛下的信任!"津田真道低着头,大声的回答道.

结束了这场很是别扭的召见,看着津田真道被天御侍武官领出宫后,明治天皇发出了一声粗重的叹息.

"陛下,真的……要这样吗?"一条美子看着这一刻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的明治天皇,轻声的问道.

"这是他的宿命.就让他安然接受吧!"明治天皇沉声説道.

一条美子默默无语,柳原爱子垂首默立于一旁,只是用忧虑的目光看着天皇.

明治天皇转身看着这两个他心爱的女人一副愁容.知道她们不但是为自己,也是在为目前的形势担忧.正想説些安慰她们的话,却见一位侍卫官快步走了过来.

"启禀陛下,右大臣岩仓阁下求见."

"噢,快请他进来."明治天皇摆了摆手,説道.

侍卫官领命,转身正要离去,明治天皇象是想起了什么,説道:"岩仓卿腿伤尚未复原.用朕的肩舆接他过来吧!"侍卫官听了天皇的命令,不由得很是惊讶,但他并没有説什么,而是答应了一声,快步离去.

不多时,一dǐng皇室专用的带有金色菊纹的四人肩扛的小肩舆出现了,看到这dǐng肩舆,明治天皇迈步迎了上去.

肩舆在明治天皇面前缓缓停下,接着两名近臣上前,揭开了舆帘.将坐在里面的右大臣岩仓具视扶了出来.

此时岩仓具视腿伤未愈,仍然拄着拐杖才能站起,看到天皇出现在面前.岩仓具视想要行礼,却被天皇止住了.

"岩仓卿有伤在身,就不必多礼了."明治天皇説道.

"陛下皇恩浩荡!"岩仓具视感激道.

明治天皇打量着现年54岁的岩仓具视,赫然发现岩仓具视的鬓边已然斑白,显得苍老了许多,不复当年的风采,禁不住感慨不已.

当年如果不是岩仓具视亲自出使西洋,归来后给出了日本未来的发展规划,便不会有今天的日本!

明治新通过"版籍奉还"和"废藩置县"等一系列措施统一了日本之后.把日本从一个幕藩制的邦国改造成了一个郡县制的帝国.在这个过程中,明治新的政治手段和行政效率都堪称.如今.日本帝国一统了,新获得了幕府不曾有过的权能.它可以大刀阔斧地改革了.可是,要从哪里改起呢,要做什么才能与西洋并驾齐驱呢?这是当时摆在明治新面前的重要问题,但当时却没有人能给出正确答案.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明治四年12月23日,一个近百人的日本官方使团出访了,他们的目的地是欧美.这个外访团的团长便是右大臣岩仓具视.

岩仓具视当时兼任外务卿,是公卿中的重臣,有极深的政治背景,十分得明治天皇倚重.因而后来这个使团被称为"岩仓使团".

岩仓使团出访的这一年,日本刚刚完成废藩置县.随岩仓出访的都非等闲之辈,他们中有大藏卿大久保利通,参议木户孝允,工部大辅伊藤博文,外务少辅山口尚芳.人们也许难以置信,当时的岩仓使团,竟然带走了明治新一半的官员!除中央大员外,50名留学生也随团出访.日本这个敏而好学的国家,又一次为学习强大文明而了.

岩仓使团由东京附近的横滨港出发,他们搭乘美国"亚美利加"号商船航行,这一走就是一年零十个月,其总花费竟占次年财政总收入的百分之二.

岩仓使团首先到达美国,接着驶往欧洲,他们考察了英国,荷兰,法国,德国,丹麦,瑞典,俄国等大小12个国家.这次环球旅行让闭关锁国两百多年的日本人大开眼界,资本主义文明成果向他们呼啸而来,留学生中江兆民将使团的感受总结为六个字:始惊,次醉,终狂!

.[,!]

美国的教育让岩仓使团印象深刻.他们发现这些洋人主要教孩子们科学技术,而这些在日本被视为"奇技淫巧",士人贵族耻于研究,他们更推崇理学,茶道和禅宗.使团成员意识到,要想维新自强,首先要改革教育制度,扭转虚空文风,培养务实国民.

英国的工业让岩仓使团赞叹不已.英国人以贸易立国,首先极端重视贸易,其次立宪促进贸易,再次财政提升军力,军事保护贸易.经过如此循环.英国的实业越做越大,英吉利终成世界工厂,英伦三岛变身大英帝国.进而雄霸全球.岩仓使团成员认为,日英两国都是海岛小国.英国人可以做到的,日本人也一定可以做到!

德国的宪法让使团倾心仰慕.当时,德国统一不过三年,却迅速成为欧洲发展速度快的国家,这不得不归功于德国模式.德国模式包括德国宪法确立的政治体制,也包括主导产业的经济模式.德国模式带来了德国速度,这速度令使团成员目眩神迷,他们了解到高速发展是可能的.他们觉得.日本应该学德国,而且必须学德国.因为,后发国家要想赶超先进国家,没有速度是不行的!

德国奇迹的俾斯麦更是成了岩仓使团的精神导师.这位"铁血宰相"教导日本人説:"方今世界各国,皆以亲睦礼仪交往,然而皆属表面现象,实际乃强弱相凌,大小相侮,强权即真理!"

强权即真理,这句话説到使团成员心坎里去了.日本不就是因为弱小才被洋人欺负吗!这次出访本来还有一个"修约"的外交使命.事情是这样的,日美友好通商条约签订于安政五年7月,条约的有效期为14年.到明治五年7月该条约就到期了.安政五国条约在签定的时候便引发了极大的民怨,并导致签约大老井伊直弼在樱田门外被浪人刺杀.这也就足见这些条约极不得人心,领事裁判权让民众觉得司法不公,关税议定权又让很难收到税收,一方面收不到大宗关税,另一方面国内税也因之不足,因为日本本土的产业受进口货冲击很厉害.因此,当时的日本人做梦都想修改这些条约.在修约问题上,官民朝野是一致的.是以明治新因此才愿斥巨资派使团访问欧美.然而,岩仓使团在站美国就碰了钉子.到了欧洲更是一个钉子接着一个钉子.洋人根本就不跟日本人谈,一个不入流的国家有什么资格跟世界霸主谈判呢.当使团意识到"弱国无外交"时.他们放弃了修约努力,他们把所有热情都放在了学习上,他们只有一个想法——向西洋国家学习,变得和对手一样强大!

丹麦,瑞典等欧洲小国让岩仓使团看到了希望.使团成员认识到,一个国家小不可怕,可怕的是乱,是没有蓝图的盲动.因此,要强国先內治,经济活了,军事强了,人家才瞧得起你,才听你讲什么.自古以来,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当国者要有长远的眼光,要有纵深的视界,当争则争,当忍则忍,能屈能伸.

岩仓使团在历经了22个月的欧风美雨后经沙俄返回日本,他们没有带回国人为期盼的改订条约,但他们带回了更为重要的东西:一幅建设强大日本的改革蓝图!

而现在的日本,就是在照着这样的蓝图步履蹒跚的前进,但是现在,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

"岩仓卿抱病前来见朕,可是有什么要事?"明治天皇请岩仓具视坐下后,温言问道.

"臣听説陛下已经将京都大火之罪魁逮捕来京,是这样吗?"岩仓具视问道.

"是的.朕适才还召见了陆军省军法官津田卿,命他秉公依法裁断."明治天皇diǎn了diǎn头,"岩仓卿认为如何?"

"陛下圣断,无有不妥."岩仓具视象是松了口气般,但又有些不放心的问道,"陛下,您可曾看过这份关于京都大火的报告书?"

岩仓具视説着,从怀里取出一份报告书,呈到了明治天皇的面前.

明治天皇接过报告书打开一看,发现是炽仁写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但他并未説什么,因为他知道,岩仓具视把这份报告书呈给自己看,是有他的用意的.

明治天皇仔细的看起报告书的内容来,一条美子和柳原爱子在亲手调制茶水饮料的同时,偷偷观察着明治天皇的表情,发现他时而皱眉,时而叹息,心中更形忧虑.

"在这份报告书中,炽仁纵火焚城之罪,已然坐实.无可避免了."明治天皇看完了报告书,叹了口气,説道."他解释説是弹意为贼军奸细破坏爆炸,引发全城大火.是明显的推脱之词,不足以服天下之人.这样的解释,还不如没有的好."

"陛下所言极是."岩仓具视也叹息着diǎn了diǎn头,"他在报告中还称此次京都大火,效用可比昔年露西亚国抗击拿破仑入侵时露军统帅库图佐夫实施坚壁清野作战,致使莫斯科全城被焚,拿破仑无法立足,终归败亡.话虽如此.拿破仑败走之前,露西亚受灾官民恨库图佐夫入骨,杀声不绝,而后库氏病亡,又有战败拿破仑之丰功伟绩,加之具体何人放火无有定论,方才为露人所容.他今日竟以库氏自喻,其战功不及库氏,.[,!]而害民比库氏更甚,天下之人岂能容之?"

"岩仓卿説的是.炽仁害国害民,害朕害己,死不足惜."明治天皇明白岩仓具视这番话中隐含的严惩炽仁以谢天下挽心的意思.diǎn头道,"这份报告书,朕当派人送与津田卿,以为裁断之参考."

"陛下英明."岩仓具视在椅子上躬了躬身説道,表明他赞同明治天皇的举措.

"朕只怕,杀了一个炽仁,也不足挽心!"明治天皇顿足叹道,眼中又闪过一丝怒火,"炽仁以库氏自居.想维护一己之名誉,却不知天下万民之心.皆因他这一己之私而去!真是死有余辜!"

"陛下,欲要挽心.还有些人,必须要杀才是."岩仓具视看着满脸怒色的明治天皇,提醒了他一句.

明治天皇一愣,紧盯着岩仓具视,问道:"岩仓卿所言必杀之人为谁?"

"岛津久光父子,不能再留了."岩仓具视平静地答道.

"岛津父子?……"明治天皇的身子突然打了一个冷战.

"岛津久光素来悖逆,一直反对新政,意图恢复旧制,此次叛军所举反旗,便是岛津家的旗帜.听説鹿儿岛的岛津家人还参与了叛军."岩仓具视厉声説道,"此次京中大变,便有人欲要劫走岛津久光父子,陛下还要容忍他们到何时?难道要等到叛军兵临东厩下,再行处置他们吗?"

"你説的对,岩仓卿,岛津家的人,是不能再留下了."明治天皇握紧了拳头,沉声道.

听到明治天皇满含杀意的话,一条美子和柳原爱子及在场的宫廷侍卫官们都震惊不已,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见证着不一样的历史.

"这……不会是真的……"

直到来到刑场之上,看着面前铺着的一大块白布,听着周围人群的叫骂喊杀声,炽仁这才意识到,自己将要同这个世界告别了.

此时的炽仁,身上的军服已经被剥去,换上的是囚犯的服装,他被绳索紧紧的捆绑住,跪在地上,在他的面前,是一块巨大的白色麻布.

按照日本的斩刑规矩,他面前本来应该是挖一个深坑,用于盛接他被砍落的头颅的,但这一次行刑者却没有按照传统去挖坑,而是铺上了一块巨大的白布.

炽仁并不知道,他的这个特殊待遇,是明治天皇特批的.

炽仁毕竟是日本皇族,考虑到皇族血液的珍贵,铺上白布是为了不让他的颈血溅到地面上,被泥土沾污.

"殿下,您准备好了吗?"身后的刽子手问道.

炽仁转过头,看了一眼这名刽子手——和以往不同,这名刽子手并没有穿上传统的和装,身上打着束带,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的军服,只是他手中握着的,仍然是雪亮的武士刀.

"陛下难道连切腹都不允许吗?"炽仁绝望的问道.

身为皇族又是武士,他一直盼望着能用"切腹谢罪"这样高贵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不是这样耻辱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斩首.

"按照津田军法官的依法裁决,原本是要用枪决之刑的,而天皇陛下担心殿下中枪后不能立刻死去,太过痛苦,出于人道的考虑,才改为斩刑的."刽子手答道.

"陛下……皇恩浩荡……"炽仁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喃喃的説道.

看到炽仁几近疯癫的样子,刽子手不再和他説话,而是向助手diǎn了diǎn头,助手上前将炽仁的身子按低,头部前伸,露出脖颈,以便于下刀.

刽子手双手举起长长的武士刀,瞅着炽仁的后颈,吐气开声,猛地一刀斩下.

炽仁的头颅猛地飞了起来,落到了铺好的白布上,滚了起来,在白布上留下大diǎn的血迹,接着他的颈血如同泉水般喷涌出来,洒在白布上,构成一幅怪异的好似书法的图案来.

刽子手紧盯着已经失去头颅的炽仁的身子,只见颈血喷了一会儿,跪着的尸身失去了平衡,猛地向前扑倒,但双腿仍然操持着跪着的姿势,好似再向围观的民众谢罪.

ps:求收藏!!!求diǎn击!!

天津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榆林市第三医院怎么样
大庆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营口癫痫病治疗费用
泰州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