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走在回家的路上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石景山信息港

导读

随着回家路程的缩短,柱的心头愈加沉重。他怕见到已阔别七年的妻子,尤其是孩子活泼可爱的笑脸。他想尽快走完回家的路程,但是又希望回家的路程无限延

随着回家路程的缩短,柱的心头愈加沉重。他怕见到已阔别七年的妻子,尤其是孩子活泼可爱的笑脸。他想尽快走完回家的路程,但是又希望回家的路程无限延伸下去,是他永远也走不到家门口…  七年前,不到三十岁的精干帅气的的柱随着村里的打工族到南方时,妻子平携着儿子抱着女儿把他送到村前刚生出鹅黄色嫩牙的大槐树下,依依惜别的场景更坚定了他出外奋斗的念头,他要用自己的勤劳和才干使家里早日摆脱贫困,让妻儿过上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直到柱随着打工的人流翻过村外远的山梁消失后,平仍一动不动在春风里枝叶摇曳的大槐树下呆呆地望着,双眼充盈着泪花,表情深含着对丈夫远出家门的担忧和关切。  南方缤纷多彩的世界使柱和家乡人大开眼界。但羞涩的兜囊让他们感到自己与社会的隔膜。“同样是人,同活在一个世界,为什么城里人就活得潇洒,我们这些终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山里人就活得窝囊?”柱在心里问自己,他百思不得其解。来到南方不几天就萌生出的自卑困惑的心理昼夜困绕着他,再加上工厂做工的辛苦,使他原本脆弱的性格发生了畸变。“什么艰苦奋斗,勤俭持家,全部是扯淡!”  有一天下晚班后他独自一人逛街的时候来到了一个酒吧中,朦胧柔和的灯光和漂游的香气让他陶醉,他浮躁的心境此时感到莫大的空虚,他要了一瓶酒吧里廉价的红酒独人独座慢慢啜饮着,看着周围一对对情侣亲昵快活的样子,无名的气恼充塞着他爱冲动的头脑。来到异地大半年了,他只给家里寄回过两个月的工资,其余月份的都留在了身上,原来离家时的决心在他心里已荡然无存,他想在这个南方大都市里好好享受一下人生。“人不能就这样辛苦恣睢地奔忙一生,该潇洒时还得潇洒,要不真对不起自己的生命!”柱想。  也就是在酒吧里柱认识了一个与他年龄相近的名叫凤的女人。凤看上去温柔多姿,风情万钟。柱一见到她心里就不可遏制地升腾起一种难以言表的欲望,他认定她是他今生的。比起家里的平,凤是人中凤,而平充其量只是个贤惠的家庭主妇。由相遇到相识柱和凤的关系发展很快。主管某国有大公司财会业务的凤不久在与柱体验了男欢女爱的肉体欢乐之后,乏困得像只羔羊绵软地依偎在柱充满男子汉气息的怀里,细嫩光滑的手轻轻抚着柱宽阔的胸膛,柔声对柱说:“我有件事得请你帮忙。”微闭双眼重温欢爱场景的柱不假思索地答道:“什么事还用得到我帮忙?”凤稍迟疑了会,两只水汪汪的勾人心魄的大眼睛轻瞟了柱一眼,表情有些异样,随后她附到柱的耳畔如此这般一阵请语,正神游幻景的柱听了猛地惊起。他看着全身裸露的凤半天无言。凤看出了他的心思也猛地跳下床,不知羞地冲柱阴冷地笑着,逼近他语气凶狠地道:“事到如今由不得你,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不然,哼!……”凤转身迅速从一个不为人注意的柜子里取出一个自动摄像机,把胶片取出放进录放机,演出的动作全是他俩刚才令人作呕的床上动作,惊醒的柱只听凤又阴冷地说道:“你不干,我就会把这些画面制成照片寄给你家里人;另外,我还会去告你强奸……”听着凤恶毒的话语,柱只感到脑里如五雷轰顶嗡嗡作响。“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柱的心跳加快,额头上也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的夜晚,趁人们熟睡之际,带着白色手套的柱根据事先与凤的商量,蹑手蹑脚很容易就进了凤所在公司的金融保险室,保险柜里的钱早已被凤拿走了,他只是在今晚做个保险柜被盗的假现场……但是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的柱没想到三天后警方依据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查出做案的是他,在冰冷的手铐锁住他手腕时,他只感到眼前一黑,随即瘫了下去……待到柱再一次见到凤——这个给他带来快乐又带来罪恶的女人——是在监狱中,当时他面无表情一字一句向凤说道:“你——也——进——来——了!……”  六年多的监狱生活使柱完全变了一个人,远出家门不但没给家里带来幸福,反倒带来了无尽的屈辱,他将如何面对妻儿和众乡邻……完全失去了精干帅气之感而显得苍老颓废的柱走在回家的路上沮丧万分,就在他的视线里出现了村前阔别七年的大槐树的同时,他的心咯噔一下紧缩起来,只见妻子平左手牵着儿子,右手牵着女儿在刚生出鹅黄色嫩芽的大槐树下面向他站着。柱顿时感到有千万条蛇虫撕咬着他的心,懊悔和痛苦使他无力地走到妻儿近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共 17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好
癫痫饮食要注意什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