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富士康之變一切源于成本危機

2019/06/07 来源:石景山信息港

导读

富士康把自己的工厂从东南沿海向中西部转移的过程正在进行,郭台铭日前又宣布,未来三年,将使用100万台。这是富士康为应对成本急剧上升所做的

  富士康把自己的工厂从东南沿海向中西部转移的过程正在进行,郭台铭日前又宣布,未来三年,将使用100万台。这是富士康为应对成本急剧上升所做的努力。但从长远来看,向内地转移也好,用机器人也好,恐怕都无法拯救富士康。如果不能完成 中国制造 向 中国创造 的跳跃,富士康的工厂将无可挽回地变成废墟,伴随着一代人的汗水、血泪、荣耀和屈辱,供后人凭吊。

  富士康是世界工业地图变迁的产物。在早期工业的历史中,创造的中心就是制造的中心。产业革命前的意大利、葡萄牙、荷兰、西班牙,分别在造船、玻璃器皿、羊绒制造、捕鱼、军事、航海等技术领域独领风骚,而产业革命之后英国、法国、德国、美国,又在机车、化工、仪器、电气等领域波浪式前行。20世纪初叶,产业格局发生新的变化,创造和制造在某种程度上分离了。日本经济学家赤松要、渡边利夫分别用 雁行理论 、 结构转换连锁理论 ,解释其中机理:日本率先承接欧美制造业的转移, MadeinJapan 风靡世界;之后是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之后,劳动力等成本低廉的比较优势得以淋漓尽致地发挥, MadeinChina 在某种程度上替代了当年的 MadeinJapan 。富士康作为 中国制造 的代表之一,跻身世界500强行列,但价值链中的低端地位、血汗工厂的代工形象,也赋予了 中国制造 复杂意味:苹果利润率高达60%,而富士康为其组装,利润率只有区区2%,年轻的生灵屡屡从高楼飘忽而逝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世界工業地圖新一輪變遷的輪廓已經明朗。筆者兩年前和廣東東莞一家制造商交流時,日方負責人就明確表示,在中國工廠的規模會維持,但新增加的工廠將設在越南、印度;一年前在浙江全球的服裝代工企業調研時,老總說工資等成本已經上升到臨界點,再漲就不敢接單了,新工廠將考慮設在印尼、菲律賓等成本更低廉的地方。而美國從中國的服裝采購,已經出現向越南、孟加拉等國家轉移的趨勢。

  在这个背景下,富士康把生产基地向内陆省份转移,充其量只是暂时缓解危机。国家统计局前不久发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刘易斯拐点已经来临:过去十年,中国人口年均增长率比上世纪90年代明显放缓;老龄人口比重上升,少儿人口比重降低,老龄化趋势初现;2013年以后,劳动力资源会逐步下降。劳动力贵不贵,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有没有的问题恐怕更加严峻。

  富士康又想到了使用机器人。这个庞大的计划很有想象力,但蕴藏着巨大的风险,成功的概率很低。日本和韩国几十年前就开始 机器人替代 的努力,但到目前为止,也只局限于一些特殊岗位;富士康自己的实践也表明,用机器人制造,也依然是 制造 ,而且更新换代成本高昂。机器人不会要求加薪,不会跳楼,但也与人有着本质的差距,无法替代人工。

  解决方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由 中国制造 变成 中国创造 。可以设想的格局是,富士康向产业链的上游移动,由代工转型为设计、创意,而把生产环节逐步转移到在东南亚、南亚甚至非洲。这是一个艰难的跨越,跨过这道门槛,就可以像传说中的不死之鸟在火葬的柴堆上焚烧自己,诞生新鲜活泼的生命;但如果跨不过去,富士康在短暂的停滞之后,就是自由落体式的萎缩、衰落,今天人声鼎沸的大片工厂,不久以后就会沦为废墟,像意大利的手工染坊、曼彻斯特的纺织厂、底特律汽车城一样,成为纪录往日辉煌的工业遗迹。

  如果理解为,这只是一家企业的命运,那就错了。富士康是中国的缩影。套用马克思《资本论》中的话, 这正是说的阁下的事情 !中国就处在卡夫丁峡谷,能否完成惊人一跃,生死攸关。

月经过多贫血吃什么好
月经过多如何补血
月经过多中医治疗
标签